T
Music culture media
JOED
有尊严的死去
 二维码
来源:轻文乐网站

图文.乔飞


——如果有一天我病入膏肓 请你杀了我

最近我感觉全身不适,夜晚常伴随舌尖麻木,有时会因为气喘而无法呼吸……或许这就是我即将走向衰亡的征兆。虽然我老了,看上去还很年轻。但是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特别是在忽然降临的疾病面前,我希望爱我的亲人:杀了我!让我在最后的时刻,有尊严的死去。

偶尔我看过一些微信,提示我们终将老去,如何面对死亡却各不相同。记得外祖父肝癌晚期的时候,他迫切的要求每个人也包括我(那时我才十六岁),希望我们用电源打死他,他怒吼着骂着身边的亲人:“你们这帮畜生,让我活受罪!快杀了我!快杀了我吧!”他撕心裂肺的呼喊和求救,丝毫没有换来家人的怜悯。亲人都冷漠的、若无其事的看着他被病魔折磨着慢慢死去。

那情景依然如昨闪现在我的眼前,定格在我的心里。

后来我工作在文学网和站长谈及此事,站长聪明智慧顿悟我的心事……他说:我发誓,如果你老了病得不能自制,我会帮你完成使命!

从此,我希望我死在站长之前,且也担心如果没人愿意帮助我死去,我该怎么办?

如今这个答案,我已经找到了,不是谁能赋予我们生死的权利,我自己才是命运的主人!

正如我在微信上得到的信息:拒绝那些垂死的人在ICU,赤条条、插满管子,像台吞币机器,每天吞下几千元,最后工业化的死去;要把死亡的权利还给本人,这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!

死亡也一定要有质量!

记得父亲得了癌症之后,他拒绝医生宣告他得了不治之症,他甚至异想天开自己不会生老病死,他害怕死亡,甚至恐惧到极限。每次看着那一瓶瓶特殊药液流进他的血管,他都拒绝承认那是化疗,强迫自己把六千元一瓶的化疗视为普通输液。有时他会突发奇想的离开医院的轮椅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但每次站起身,他的血压极度升高,脸色惨白,几近昏厥。但父亲还是不敢正视即将到来的死亡;最后我看见父亲流泪,那双浑浊的眼睛里期盼对生命的渴望!一年零六个月后,父亲与世长辞。在药物的维持下,父亲多活了近两年,这些持续的创伤性治疗,最终还是让父亲去了他最不愿去的天堂。父亲在人生最后的时刻完全丧失了死亡的质量!

时隔多年,我们背负着父亲因病欠下的债,艰难度日。我们的生活始终无法卸下沉重的负担!在中国,很多病人不愿死去,强烈的求生欲或许也是一种国度的文明落差!

有些被活着,除了痛苦毫无意义!最大的人道是避免不适当的过度治疗!

尊重死亡才是尊重生命!


文章分类: 流云笔尖
分享到:
戴乔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中国杰出者企业家年会

戴乔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中国杰出者企业家年会

中国企业家年会盛况

大会盛况
主会场
钓鱼台国宾馆晚宴请柬
金色大厅二楼
与会人员
金色大厅一楼
人民大会堂
在金色大厅的戴乔
人民大会堂前来张自拍
与董事长姜总合影
与老领导合影
会议签到长安大饭店
学术委员证书
与樊总合影
与遗传基因学者冯女士合影
杰出管理者年会会标
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一角
与会代表签到处
会议期间
qrCode
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